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八吉祥

---------------------吉祥的缘起

 
 
 

日志

 
 
关于我

一心一意而祈祷,遍智文殊金刚尊。赐予殊胜之加持,智慧融入吾相续。顶礼大智文殊师利菩萨!

网易考拉推荐

千山同一月——不走寻常路  

2010-08-20 20:32:51|  分类: 旅途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山同一月——不走寻常路 
---------转自索南卓玛的博客


  

翌日清晨,五点就醒了,悄悄爬起来蹑手蹑脚地摸到外面。天蒙蒙亮,整个山谷还笼罩在一层薄雾中,空气里尚有一丝寒冷,野花小草顶着露珠在晨曦的微风中摇曳着。我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伸伸胳膊弯弯腰,眼看着对面山上的天边被初升的太阳一点一点地染红,松林草地渐渐清晰起来,一时,乌鸦成群、老鹰掠过……心里正被这一片空灵般的寂静欢喜着,却只不过一瞬,云层就遮住了朝霞,天空又暗淡下来。
  

盲目地顺着小路向村子外面走,想要寻觅一块干爽光整的大石子,可以坐下来打坐冥想念经,不想遇到一位藏族女孩,大约十六、七岁上下,背着一个漂亮的印花塑料水桶,手里还拿着拖布。我笑着跟她招呼之后问:“去哪儿呀?”“前面背水”“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好啊!”。就这样跟随她一路来到取水的地方,其实就是山径转弯的路边,嘿!居然还有水龙头,一扭开,水就哗哗地流出来,条件还不错的啊!
  

我打量四周,顺着这条山径往外瞅,山的那边是什么呢?对于喜欢爬山、喜欢海啃(Hiking)的我,所有的“山那边”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我寻思着,无论如何,也得想办法走过去转一转看一看。此时站在清晨的山径边胡思乱想的我,哪里知道,这条山径外的“山那边”,正是我们康东寺此行目的之一,“闭关洞”就在那里。
  

当天下午法会之后,众人随着上师一起,由康东寺的堪布带领着,去拜访山那边的“闭关洞”,看起来远,走去却并不远,不费周折大约半小时就到了。
  

“闭关洞”其实不是洞,是个木房子,上半部分用涂成红色的圆木建造,下半部分由阿嘎土打成,窗格是五彩的吉祥图,屋外围着木栅栏,是我印象中炉霍、道孚那一带典型的藏式民居风格。只是,屋顶上的金顶与跪鹿、楼下四周的转经筒和屋外飘扬着的经幡,无不向世人显示着,这是个非同寻常的房屋。
  

这就是门卓上师的前世、康东寺前任主持、康东晋美多吉仁波切曾经闭关修行过的地方。听说,这里以前只是十分简陋的闭关洞,有许多成就者在这里闭关修行过,后来受到世人的追随和念想,曾经的闭关洞被不断地修葺、补充,发展成现在这样一个木房子。
  

进得房子,顺着木梯来到楼上,方才看到供着各方高僧大德的佛堂,遗憾哪,大部分俺都不认识,只在迷糊懵懂中随着上师和众人围坐下来,念诵经咒。脑子里还回想着华尔丹上师刚才的解说:我们能来到这里,是非常的殊胜……
  

如果说第一次去闭关洞,在我心里还尚存着一丝神秘和懵懂,那么第二次去闭关洞的整个过程则充满了喜悦与感恩。
  

在康东寺的第三天,也就是莲师圣诞吉祥日,几个师兄说是去闭关洞做莲师会供,不懂会供的H和我自然不愿错失这样的好机会,也跟了去。这一次,我们没有走上次的线路,而是跟随扎西师兄另辟蹊径,那是一条没有路的沟谷,曲径幽通,虽不危险,但有的地方需要四肢攀爬。我被这种未知的行程、略带难度的行走弄得兴致高涨起来,爬完沟谷,抬眼望去,只见一片平坦的绿坡,蓝天白云之下的松林草地越发显得苍翠,经幡林在阳光下飘扬,牦牛悠闲地吃草,而闭关洞就在经幡林后面隐约可见……扎西师兄手里提着两个大包正站在草地上等着我们。我问他是否昨天走过这里,他说没有。我只能感慨这个八零后的机灵与善巧,心下暗地想起一句十分流俗的话:不走寻常路。嘴上却不善言语,只会不停地感叹:爽!爽!
  

再次站在闭关洞前,看他们摆放好供品,然后,就在闭关洞外的草地上、在山谷林中、在蓝天白云下,第一次跟着师兄们做会供,这才发现他们个个精进修法、功课熟稔在心,当下既感动又惭愧,这一天,阳光下的念诵将铭记在心。
  


清晨里,背水女孩的劳作让宁静的山谷顿时生动起来

顺着小径远眺,山那边是什么呢?

仿佛是为满足我的愿望,当天下午,康东寺的堪布就带着我们去“山那边”了

闭关洞就这样安安静静地深藏在山谷里

闭关洞前,康东寺的堪布为上师做讲解


他们说着只有他们才听得懂的藏语,却无法阻止那份笑容感染给我们


闭关洞木屋楼下,上师认真地转经筒


青山翠绿、宁静悠远,阳光普照如同佛法的光芒照在每一个人的身上


一颗颗裸露着的树桩揪紧了我的心,不用问也知道为什么,我只是停下来,站立良久.....

.

还好,众人的笑声,以及四周的青草野花,没让我一直黯然神伤下去,生命依然在延续.....

.

第二次去闭关洞,我们走的就是这样一条沟谷


这一次,人群里多了小马和高姐,就连一路高原反应身体极不适应的高姐,也终于难得地舒展笑颜。

此行中,随同上师来到康东寺的我们这一群人里,不仅有学佛的居士,还有不学佛的汉人,比如H和高姐;也有信佛但不修法的居士,比如小马。小马是上师的弟子,也是个八零后,相处的这些日子里,虽不见他修法做功课,但很有克制力和教养,兜里揣着烟却从未见他在屋子里或者车里抽烟,只是偶尔在路边或离众人远远的地方过过瘾,对别人的体谅和尊重同样让人感动。而高姐是个孝女,她是为了陪她母亲来此地的,她自己既不信佛更不学佛,对高原藏地完全陌生也不习惯,一路上大多数时候都只见她紧皱着眉头,似乎在为自己身体的不适而焦虑,也为她那七十多岁的母亲担忧和无奈。他们俩,一个来自南方的海边城市,一个来自遥远的东北,不管是为了什么样的目的,能够不辞辛劳来到这对他们来说山高地远的地方,不也是另一种“不走寻常路”吗?愿他们回去后能将这善缘延续下去,阿弥陀佛!


 

不经过辛苦的跋涉,怎能感受到旅途的快乐?修行也是如此,未经受修行的历练与苦痛,怎能体会到觉悟的自在与幸福?


爬完沟谷,抬眼望去,蓝天白云之下的松林草地越发显得苍翠,闭关洞就在经幡林后面隐约可见……

那一天,阳光下的念诵铭记在心。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