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八吉祥

---------------------吉祥的缘起

 
 
 

日志

 
 
关于我

一心一意而祈祷,遍智文殊金刚尊。赐予殊胜之加持,智慧融入吾相续。顶礼大智文殊师利菩萨!

网易考拉推荐

江南那山  

2007-06-25 10:12:39|  分类: 心灵净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南那山
 作者:顾乐生 

         我常站在窗前,望江南那山。

        我从小,心底就神往江南那山,在我稚幼的心里印象最深的故事就是与那山有关。

        小时候,奶奶告诉我,那山能教人为善,凶神恶煞的人到了那里都能弃恶从善。故事说的是古时侯,江北丁家有一个独生儿子,其父早逝,母子相依为命,母亲守着几亩薄田,养家糊口,偏偏儿子不争气,吃喝嫖赌样样来,不但不帮家里做事,稍不顺心,对母亲开口便骂,动手便打。有时夜里回家,母亲开门晚了一会,为儿的不但不宽慰母亲,反而拳脚交加。邻里相劝,也是轻则遭骂,重则遭打。可怜丁郎的母亲,经常蓬头垢面倒踏着鞋为这个孽子开门。有一天丁郎受高人点化,要学好从善,高人指点他到江南那山去找地藏王菩萨。顺着高人所指,只见青山如莲绽放在江南的天际。

        丁郎是不是铁针穿腮,三步一跪,五步一磕头,历经千辛万苦到那山去烧孝母香的,不得而知,但是当我走进那山,穿行在庙宇之间或跋涉在朝圣的山路上或登上九九八十一级石阶,朝拜地藏王肉身宝殿时,我都看到了惊世骇俗的誓言,或书写于墙或勒石于壁或铭记于碑: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这是何等的气慨,这是何等的宏愿!难怪佛教传说中有此一说:山西五台山的文殊菩萨智慧第一,四川峨眉山的普贤菩萨苦行第一,浙江普陀山的观世音菩萨慈悲第一,安徽九华山的地藏王菩萨大愿第一。大愿第一的地藏王菩萨誓言能感动天地,丁郎能不幡然悔悟,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但是菩萨还是叫他赶快回去,朝拜一位蓬头垢面倒踏鞋的“女菩萨”。丁郎回到家已是皓月当空,清脆的敲门声惊动了睡梦中的老人,当蓬头垢面的老母亲出现在丁郎面前,他看着惊恐未定的母亲,只倒踏着一只鞋,另一只脚还赤倮着时,羞愧难当,心中念着母亲的慈爱,纳头便拜,慌得母亲赶快将儿扶起。可是这位母亲今生无福,虽丁郎百般孝顺,不久就病逝了。丁郎一想到“子欲养而亲不在”,就愧恨交加。他每天精心侍奉着母亲的牌位,吃饭前要奉上茶点,睡觉前要点上一柱香,就是下田干活、稻场晒稻,也先供奉好母亲的牌位。观音菩萨为此还专门考验过他一次。那天烈日当空,万里无云,正是晒稻的好日子,丁郎和每日一样,先供奉好母亲的牌位,再去劳作。突然,雷声大作,风雨交加,只见丁郎顾不上摊开的稻谷,先捧起母亲的牌位,冲回家中供奉好,才来收拾稻谷。当他跨出大门时,已是天开云散,艳阳高照。丁郎虽然愚孝,毕竟在那山精神的感招下,找回了自已的良知。

       我从小,心底就神往江南那山,江南那山在我心里是那么的神密,那么的遥远,但是又是那么的亲切,冥冥之中注定我会走进那山。1968年毕业分配,作为台属子弟,我不到艰苦的地方去锻炼,谁去?我不到农村去改造,谁去?我做好到最艰苦的地方去锻炼改造的思想准备,可是工宣队则将我分配到皖南富庶的青阳县医院工作。当我乘坐着敞蓬车,进入那山山前的五溪桥,第一次真切地看到那灵山秀水时,就像见到我久违的朋友一样兴奋。从今以后,方圆百里巍峨的大山就峙立在我面南的窗前,只要我打开窗户,灵珑秀丽的群山就扑面而来。当朝霞初现,绵延的山峦就像紫色的绣屏展现在眼前;当夕阳西下,峥嵘的的群峰又如蟠龙在天际起舞;夏天,云蒸霞蔚,远眺那山就像云端盛开的莲花;冬天,银装素裹,仰望奇峰就像冰冻纹的笔架……。每天那山都给我送来美丽、神密、遐思和庄严。难怪唐天宝年间,李白来游时一时兴起,竟将那山改名为九华山。

       素有“不到九华心不诚,不上天台等于没来”之说。我第一次上山,是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春天。那时九华山还未通车,我们是搭乘地质队的便车,跟着勘探队员的脚步,从山脚下的二圣殿到天台寺,一天上下,似乎是在丈量那山与天的距离,览尽九十九峰的秀色。那时九华街清冷破败,只有一家小饭店和一个代销店,虽然旃檀林门前挂有九华山佛教协会的牌子,实际上它也只是一个生产大队,化城寺成了大队的木材加工场。我们沿途只见甘露寺、祗园寺、肉身宝殿、百岁宫、天台寺等几座大庙里还有星星点点的香火,一些小庙里不是住着社员,就是守庙人独对青灯古佛。山上冷水田里已插上了秧苗,农民有的在屋前翻晒留种的马铃薯,有的在茶园里采摘新茶;山路上只有樵夫、下山购买供应粮的僧人和我们一行匆匆的过客……

        难道九华山的菩萨真的是照远不照近?此时,东岩之巅的百岁宫正披着一身金色的“袈裟”,隐身在老爷顶丛林中的肉身宝殿里七层八面木塔里供奉着一百多个地藏像依然光华,我想,就是像丁郎那样经过长途跋涉虔心朝九华,地藏王菩萨对丁郎也只有一句话:“你不要来拜我,还是回去孝敬你母亲去吧。”其实“佛”就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大凡朝九华者,在于信仰,在于追求,在于过程。正如新罗国王室贵族子弟金乔觉痛感人生无常、世间罪孽和生、老、病、死的各种烦恼,出家为僧,立下普渡众生的宏志大愿,渡海西来,苦修于九华山东崖岩洞中,饥食黄精,渴饮甘露,感动了当地乡民,捐资建寺,被信众尊为地藏降生,辟为地藏王菩萨的道场,成就了九华山的佛教事业。一千多年来,九华山虽然历经朝代更替、“会昌灭佛”、战争罹难、人为破坏,佛教时兴时废,但佛教思想却不断地深入民间。

        作为医生,我常上下九华山,能感受到佛教对当地民俗的影响。曾君是我在九华街的一位朋友,他家原来就住在无量禅寺,我上山有时就住在那里。佛堂上虽无香火,但他们一家老小都非常注意维护庙里的菩萨。就是今天,他们搬离了庙宇,在家中也供奉着佛像。青阳街上,不少居民也有供佛的习惯,他们非常注意荤素食分开,年节供佛用的贡品非常洁净。我的一位病人在县城工作,夫妻原是比丘、比丘尼,还俗后生有一子,视若掌上明珠。他们平时不食荤腥,有时为儿子弄点吃的,也是单用碗筷。他家佛像前香火常年不断。近年听说,他们又归依了佛门。每年一到地藏王菩萨生日,四乡八镇的信众都要到肉身宝殿去守塔、念经,据说地藏王菩萨一年到头都是闭着眼睛的,只有七月三十日生日这一天显灵,张开眼睛,祭了他,就能消灾降福。还有就是九华山附近老人过世,是不允许哭丧的,因为死意味着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曾有人称蓉城为佛光下的小城,小城的人关心九华山上的事就像关心自家的事,什么时候佛诞节,什么时候有庙会,大家相互传递着。 饭后茶余,人们不忘谈起“无瑕和尚”真身绝处逢生的故事、小和尚恩怨火烧十王殿的传闻和山上不断演绎的出家和返俗的趣事,善恶是非分明。素有“鱼米之乡”、“桑茶古邑”之称的青阳,与这灵山宝地唇齿相连。九华佛国仙城就建在这万顷林场、千亩茶园之中,山上是梵宫巍峻,山下是阡陌纵横,当我们俯仰佛国仙城时,真有一种“青莹玉树色,缥缈羽人家”的感觉。就是这条蜿蜒上山的公路,花去了县公路站职工的多少心血。我的老乡朱君是站的工程师,1974年为修这条路,他几乎吃住在工地上,三年很少回家。

       1978年九华山成立了管理处,佛教日渐兴盛,商业日渐繁荣,旅游也日渐发达,可谓庙宇辉煌,商店林立,人流如潮。我离开青阳回城后也曾随人流上山观光过。我的朋友曾君开了一家很大的旅馆,许多熟人经营起土特产、纪念品和佛教用品商店,有的孩子还当了导游。朋友见面的一句话,“无事不登三宝殿”,使我感到九华山变了,变得陌生了。大凡一种信仰,是一种精神的追求,一种对心灵生活的态度,如果采用实用主义的做法,终究是修不成正果的。眼前的繁华就像山中涌动的云烟,渐渐隐去了清净神圣,显露出浮躁红尘,我心中珍藏着的那山竹海松涛、那山梵宫法语在哪里?

        我常站在窗前,望江南那山。虽然高楼大厦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的目力也不能穿过时空的阻隔,但是我心中永远都能看见那如莲的青山。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