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八吉祥

---------------------吉祥的缘起

 
 
 

日志

 
 
关于我

一心一意而祈祷,遍智文殊金刚尊。赐予殊胜之加持,智慧融入吾相续。顶礼大智文殊师利菩萨!

网易考拉推荐

金手印  

2006-01-15 00:09:45|  分类: 心灵净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手印
                                            雪窦含笑

        这真是一个奇异的地方,当车沿着雅露藏布江侧行驶时,我的身子不时离座,好像空中有磁力将我吸引,竟有无羽而飞之感。
藏地在我心中的份量一直很重,重到曾有朋友请我去玩两天,我觉得过于的草率而作了婉拒。没想到真踏上它的土地,却是截然相反的轻飘。一路上看到的民房都显得天真,几乎所有的门上都绘着太阳、月亮、梯子、钥匙等吉祥的图案,屋顶还插着彩色的经幡,目迷五色中不由生了一个疑惑:怎么这儿的每一幢民房都像庙宇?后来才知道,民房只能挂经幡,而寺庙却如旗帜般地高耸着华盖,这是凡界与圣界的区别之处,因为华盖是佛菩萨资格的象征。所以当布达拉宫出现在我的眼帘里时,我并不感到有多少的激动,目睹真实反而能够使人平静。
然而,这种平静里却有着最浪漫的激情,因为他们关注的是星空和内心,他们的心灵世界更大,时间长度拓展为前世、今世、来世,因此,这种自然而然里又有着最顽强的拼搏,这就是用一生的精力去实践这种有使命感的信奉,而我们所赞叹的正是这种既形而上又踏踏实实的精神。

在上海的马路上,如果有人无故对你微笑或主动替你带路,你会觉得他有所企图或者干脆看作白痴。可在拉萨,到处可看见纯真的笑容,听到善良的祝福,一切在内地被认为善良美好的事物在拉萨都是极平常的现象。
到帕廓街购物,讨价还价半天最后不买,摊主也不会变了脸色;举起相机拍照,所有的路人都会自觉止步或绕道而行;进寺庙的人成千上万,却无拥挤嘈杂,自觉地排着长队,当某人额触佛案长久地为他的亲友祈祷时,队伍安静地等候着,没有一人口了怨言或怒声催逼;你走得渴了,随便问哪位老太太乞讨,她们都会弯腰从桶里倒出准备供佛的净水;就是一些讨零钱的小孩,也知道礼貌用语,他们会说阿姨求求你,并主动为你带路,如果你硬着心肠不给,小孩也无恶语,照样给你带路,如果得了小钱或糖块,他们会衷心地低首合掌,用藏语、汉语、英语、日语说谢谢,并欢呼着跑开。

那回去哲蚌寺,正遇一活佛演说宗喀巴大师的《菩提道次弟广论》,大殿里早已被数千人坐满,晚来的人只能坐在庙前的场地上,我从来没见过寺庙竟有这样大的场地,听经人来自西藏各地,仿佛跑那么远就是为了坐在这儿晒晒太阳。喇嘛端着酥油桶出来施茶,听经的人不像内地的香客,会有受宠若惊的感觉,他们甚至都不起身称谢,只是像喝家里人倒的茶一样心安理得。汉地来的观光客似乎喝不惯酥油茶,他们买可口可乐解渴并随手将易拉罐的环扣扔到地上,丝毫不顾一些光着脚的藏民。边上一藏女不小心打碎了自己的茶杯,跪在地上仔细捡拾,这个举动仿若启悟,可观光客依然视而不见,也许他们的鞋子非常的厚实,不怕路上的利物硌痛了脚板。

藏民们对路应该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他们常常手套鞋子,以五体投地的方式行走。在所有的十字路口,都有路标式的玛尼堆,人们在路上看到任何小石头都会拾起来放置上去,他们以这种方式表达对佛菩萨的虔诚供养,同时也维护了道路的干净。当然我也看到了观光客的模仿,为求福报也为玛尼堆作了供养,只是不屑于捡拾路上的小石子,而是跳过路沟,去拆别人围墙上的一块砖,然后心满意足地放到玛尼堆上,我相信当他的祈祷绝对不会为了他人,也不会具有多大的法力,尽管这块砖比那些小石头要大许多。
在色拉寺,我遇到了一群自备干粮来义务劳动的妇女,她们唱着好听的藏歌,跳舞似地扭着腰身在房顶夯土,问她们为何这样做时,回答竟是:结个善缘,可以在下一世听到佛法。

我还在拉萨龙王潭公园目睹了感人的一幕:游园的藏民们自觉地抢救正被水抽干的东潭中的鱼类,那些赤裸着全身的男孩浑身污泥地站在河床中,将鱼捧给岸上的大人,大人们再将鱼放生到西潭水中。那些鱼很是肥大,人只要稍有贪念,就很容易变为自家餐桌上的佳肴。可是,在那个场合,我看到一群化身菩萨慈心地护救着生死界上的鱼类。
之后的两天,我留心了一下当地的报纸、电视,没有此事的报道,反看到了上海出了个雷锋式的人物——徐虎。临离上海时,我还没听说过这个名,一如我不知道藏地的民众做好事已到了浑然无觉的地步。

我们曾随意地走进当地居民的家中,主人都很好客,请我们吃奶酷喝酥油茶,然后继续手中的活或者看电视。完全是家人式的亲近、随意。这种平静的好客我大概要学一辈子才能学会。我们是太习惯热情洋溢地招待别人和被别人的目光紧盯地招待了。
在拉萨旧城,我唤出一个年轻的母亲,请她和我合影。她抱着出生不久的婴儿,毫无戒意地走出家门,拍完照又低头哄她那睡得满面彤红的宝贝去了。这么简单的事情,可在上海却不可能,谁肯和一个陌生人一起留影

连这里的僧人都有孩子般的天真气质。从来以为喇嘛神秘不可测,不料看去全像学生: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研究生。袈裟是他们的校服,格西是他们的最高学位。在色拉寺撞见了一场只有在传说中才看到的辩经大会,那个场面使我怀疑过去的“一帮一、一对红”是借助了喇嘛的辩经形式。身着红色袈裟的几百个年轻学僧分为一对一的基本单位,名符其实的一对红呢,这种为研讨佛教义理的辩经程式如下:提问者站立,左胳膊套着佛珠,左掌朝天,右掌劈下,吆喝声中,两掌相击,右掌顺着左掌滑冲向对方,与此同时提出一个问题。而辩经者盘坐于地,须迅速回答问题。如果辩答者赢了,便交换角色,提问者坐倒在地来等对方考他,反之,回答不出的要遭到对方的捺压脑袋。一片嗡嗡的藏语吆喝声,一片参差不齐的击掌声,完全是个节日的气氛,辩经院的露天佛殿上宗咯巴像默然相望,这位伟大的宗教改革家当年就是在大昭寺门前的辩经会上获得了绝对的权威。我想,千方万语终不出一个简单的人生问题“你从哪里来? 到哪里去?”我们尽可以模仿他们的辩经动作,但我们只能问不能答。千百提来,藏民们五体投地,以身心问路、探路,希望回归自己理想的家园。我们其实和他们没什么不同,因为同为人身,都有心的归属问题。
正因为重视心的问题,钱的问题自然就淡泊了。藏人自古以来视金钱为身外之物,所以当人们觉得他们大把大把的将钱扔在寺庙祈求来世是一种愚蠢,在我看来恰恰是合情合理天经地义。因为我们看重钱,所以觉得他们傻,他们看重心,所以他们有另一番理智。
天葬是导引他们理智的另一条路。去天葬台的山路走过多少生者、死者,而死者到了天葬台作为欲界的形体就消失了,留下来的生者在桑烟向透明的天空升起时自然会有颖悟,但说出的依然是简单的话语“人生无常,生命短暂,活着时要尽可能地善,尽可能地真,走时才能轻松干净。”

是的,在拉萨我听不懂藏语,但我能看懂藏民们的心,他们待佛如人,是一律的平等,不管佛的造像是大是小,是新是旧,是庄严的强巴佛还是有男女相的欢喜佛,他们是一样的叩头一样的供献哈达、酥油。他们都会念经,会释迦咒、观音咒、文殊咒、度母咒等等,他们诵咒的样子一点也不神秘,让人觉得他们都是佛菩萨的亲眷,正在和佛菩萨打电话聊着家常。
数年前,一位受菩萨戒的居士偷偷授我文殊心咒,嘱我不要外传,说告诉我都是犯了戒律,可是在拉萨,连拖鼻涕的小孩都能像唱山歌似的念诵。我曾跟着藏民学习一些经咒和日常用语,他们都惊奇我舌头的僵硬,有一位藏族姑娘认真地问我“阿姨,你的发音怎么这样奇怪?”我也同样奇怪,他们模仿我的汉话,怎么就这么容易?
一直以为高原人迟钝,到了这里才发现,同在一个缺氧的环境,我们并不比别人聪明到什么地方,至少我就显得愚笨。

在拉萨的日子里,感受最深的是人的生存能力和自身的创造能力,拉萨的许多男人眼神稳如大山,有很厚实的力量藏在里面,这或许是天天看山的缘故?而拉萨女人的眼神如湖泊般柔情,拉萨孩子的眼神如天空般明亮,这难道不是当地山水的潜移默化的作用?而妇女们的彩条围裙更是日常生活的一种升华,它们既是厨房劳作的帮手,又展现了艺术之美。我惊讶这个民族的审美方式,竟能如此具体又如此抽像的表现。连那些无机物比如山石都似乎有灵,你可以在各大寺庙听到山石显相又演义出谱系传承的故事。还有那些有灵的植物,比如拉萨的柳树,完全违背了我们对于柳树柔弱的概念,它们千姿态百态,哪怕再妩媚也同样透着沧海桑田的气息,最有意思的是它们一律左旋,厉害的能旋转成麻花般的形状。一如此地的藏民,转寺庙、玛尼堆、神山、圣湖,都是顺时针左转,树与人可谓步调一致。
至于拉萨的煨桑炉,更是处处可见,人们往炉膛里放桑叶、松柏叶、青稞面、盐粒等,空气中弥漫着特殊的香味。供佛要煨桑,天葬要煨桑,孩子出生要煨桑,生生死死都被桑熏着。桑烟虚渺而又深刻,令人从各种华丽多变的外在事物中脱出,进入纯粹的精神活动领域。我意识到,终有一天,我也会转化为这样的燃料,在炉膛中化为灰烬,但愿有缘人也能闻到如桑的香味,也不枉在此世结了善缘。
在拉萨我的目光变得贪婪,恨不能将一切美好的事物摄于心间。在短短停留的三周时间内,我忽略了许多世俗的形式,例如吃饭、睡觉、穿衣,它们只是生存的基本手段,人生来就会,而对于精神上的美好追求我们却需要学习学习再学习。

我遗憾的是一直没搞清布达拉宫墙上的一只金手印,它美丽柔韧比常人略大一些。它既不是观世音菩萨的手印,也不出自释迦牟尼佛,同样不是达赖仓央嘉措的印迹,也非松赞干布王所留下。记得当时请教了一位喇嘛,只是他的回答我听不明白,后来我问了不下十个年轻的藏民,竟都说不知道,只有一个告诉我这是怕巴鲁格西弱的(按发音所记),至于这位尊者何许人也,他也不清楚,只是偶而听人说起过一次……
一只美丽而神秘的金手印,几乎浓缩了我对拉萨的印象,它公开的坦然地展示于世,却不知来自何方?又要昭示着什么?

                  

                                                                  转自佛教联盟社区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